苍九掠

我爱这世界

【维勇】Move on【心脏移植梗3、4】

    心脏移植梗【3】【4】 

    如果喜欢请戳小红心

    食用注意: 

    ※他们是彼此最爱的人 

    ※将病逝的勇利将心脏移植给同时期出车祸的维克托

    ※听说心脏可以储存一些记忆

    ※年龄私设:维克托遇到勇利时,维克托25岁,勇利21岁。勇利死亡年龄:23岁

    ※失忆

    前镜提要:【1】【2】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【3】

    维克托对长谷津完全不熟悉,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,于是干脆地跟着玛卡钦一直走,看这条兴奋了一个下午的小东西想带他去哪里——

    结果,到了一个冰场。

    算得上让人惊喜,维克托从没有想过这个地方也会有冰场。

    大多数退役的花滑选手不会想在退役初期回到冰场上,即使是练习。他们会陷入无边的空虚之中,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无法调整过来。

    有的人可能会渐渐地退出原有的生活状态,站起来重新开始新生活,有的人则会对那片冰面念念不忘,郁郁寡欢。

    而对于现在的维克托来说,可能两种都不是。

    ——那又能是什么呢?

    …… 

    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,推开了长谷津冰场的门。

    至少现在,他不想离开冰场。 

    “是东谷先生吗?还是京子小姐?——我马上就——来、?”

     优子手上抱着一些洗干净了的毛巾,正要往冰场送去。她踩着轻快的步子从准备室走出来,却在看到了维克托的那一刻,无意识地慢慢放缓了脚步,渐渐地,最终停了下来,定定地站在原处。

    手上抱着的毛巾尽数掉落在地,她也没有注意到,只是双眼微微睁大,显得惊讶而欣喜。 

    “啊、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维克托扬起一个干净的笑,“请问现在冰场营业吗?”

    “维克托!”优子没有顾得及将毛巾捡起来,“……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——好久不见?

    维克托在顿了顿之后,礼貌性地笑着偏了偏头,冰蓝的眼眸是对着陌生人都会流露的温和:“我们,曾经见过吗?”

    …诶? 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后,优子轻轻地眨了眨眼,定了定神。

    她不敢置信地,缓缓地用双手紧紧地捂上了自己下半部分脸,眸中迅速蒙上一层了水雾。

    见过吗?

    当然啊!

    ——可是却不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是啊,现在的维克托,已经将什么都忘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也许早已经没有长谷津冰场,没有长谷津城堡,没有长谷津大海,或许还没有每日的晨练,没有好吃的炸猪排盖饭,没有‘乌托邦胜生’的温泉——

    更没有胜生勇利。 

    “我说错了…我们没有见过。只是,在电视上看到过你,我们都非常喜欢你,所以,不由自主……”

    她没有办法继续说下去。 

    终于低下了头,不敢再去看维克托的面容。

    眸中凝结的水汽终于承受不住重力,落下了几粒,尽数被地上散乱的毛巾吸得干干净净,不留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维克托不知自己怎么将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弄哭了,只能无奈地伸手就着手指将自己的刘海撩至一边,上前帮忙把掉落了一地的毛巾拾起,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有什么办法?和她合影留念,她会开心么?

    还是算了,有个人曾经说过,维克托的一句‘要不要合影留念’其实让他伤了好一会儿心。 

    他甚至还记得,自己在看到那个人哭时,总会想给他一个吻。 

    可是,是谁呢?

    能让维克托·尼基甫洛夫如此在意的人。 

    却记不起来他的名字。 

    维克托无言地看着眼前哽咽着的人,眸色沉着,那原本安安静静地跳动在他胸膛中的心脏微微地被什么所触动,一丝轻柔到不易被察觉的疼痛渐渐蔓延开来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至少,直觉告诉他,来长谷津是对的。 

    或许可以遇到自己一直想不起来的东西。 

    ——比起这十多年的花滑生涯来说,更重要的东西。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【4】 

    有人曾经说过,时间是会冲淡记忆的。

    优子一直觉得,这句话是对的。

    就算她始终不愿意相信,勇利会像那样死去,她也以为她一定会忘记那样的,深刻的感情。

    ——那时的勇利双目看着医院的天花板,时而眨一下,双眼里始终很干净,看似就像平日里的某一个下午,他带着训练的疲惫坐在沙滩上,什么都没有想。

    而其实,他的病已经无药可医。 

    ‘如果维克托在我死后哭出来的话,我会在天堂狠狠地嘲笑你。’

    他这么说着。

    ‘勇利如果去了天堂的话,一定会被拒之门外的。’

    维克托俯下身去,握住他有些凉意的手,缓缓地亲上了那枚对戒。他的唇边甚至还有些笑意,只是糟糕的脸色暴露了所有。

    ‘维克托真是过分。’

    ‘过分的是勇利。说着伴我身边不要离开,却自己要先走。天堂可不收这么过分的小猪。’

    勇利被他逗得笑了笑,回握住他的手,紧紧地,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那枚戒指硌得两人都有些疼,却谁也不想放开。

    ‘想吃炸猪排盖饭。’

    ‘会发胖噢。’

    ‘那,想要一枝玫瑰。蓝色的那种。’

    ‘挑剔的小猪。’

    这么说着的维克托是怎么做的呢?

    他温柔地亲吻了勇利的额头,眼眸,鼻尖,将两人的额头紧紧相抵,使他们的呼吸交缠,无法分离。

    ‘你会等我回来吗,勇利?’

    他问着,似乎除了肯定的回答以外的所有回答,都不能使这个冰上的帝王满意。

    日本的胜生勇利点了点头,认认真真吻了他。

    ——看似郑重地答应了下来,可他却最终没有做到。

    当勇利闭上那双干净的眼睛的时候,优子只觉得他累了,需要休息会儿。 

    之后维克托的车祸让人甚至没有喘息的机会,人们只知道俄罗斯的王牌做了一个很严重的心脏移植手术,却仅有极少数的人知道,维克托如今胸膛中跳动着的那颗心脏,其实来自于一个名叫胜生勇利的人。 

    那是他爱人的心脏啊。

    谁又能想到后来,维克托忘记了除却滑冰外一切的事情呢?

    原来这么有自信的一个人,这么传奇的一个人,也有不愿面对的事情,会选择失忆这种逃避的行为来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优子本来是相信‘时间会冲淡记忆’这句话的。

    现在她只想说,那是骗子说出来的,骗人的话。

    就算是她,这个彻彻底底的局外人,在亲眼目睹他们之间发生的种种之后,都不可能忘记——怎么可能忘记?

    记忆一直都会存在人们的心中,不会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可是,上帝啊。

    就让维克托一直忘却下去吧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知道所有的一切,让他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是如此孤独,岂不是太残忍了吗?

    那样的话,维克托要怎么样生活在一个,名为‘没有胜生勇利’的世界中呢? 


【未完】

评论 ( 26 )
热度 ( 507 )

© 苍九掠 | Powered by LOFTER